女子冒充上校坐飞机畅通无阻图

  “李惠”此前发布过的照,背景是某机场候机楼。 图片来源:@朱孝顶律师

  “很惊悚!认识多年的总政治部女上校竟然是假军人!”今天(9月14日)上午,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朱孝顶通过自己的实名微博曝光一名为“李惠”的女子因涉嫌假冒军人及诈骗被刑拘。朱孝顶介绍,“李惠”近年多次着军装前往部队医院探望病童等,在与热心公益人士交往中没有经济往来,言谈举止也无可看出是假军人的破绽,直到8月因骗取他人钱财在昆明落网,大家才发现这名“女上校”原来是骗子,且已多次使用假军官证乘坐飞机、高铁出行。昆明警方亦证实,“李惠”确实于8月被抓获,目前正处在审查阶段,本人已移交检察院提请逮捕。

  朱孝顶和“李惠”的相识源于五年前一次在微博上发起的救助烧伤、重残儿童活动。“当时李惠穿着军装到304医院看孩子,拿着花,谁都没有戒备”,朱孝顶说,此后多次类似场合中,“李惠”一直以热心公益的面目出现,也曾有捐款行为,逐渐和包括他在内的热心公益人士熟悉后,还经常参与聚会。

  “她说是国防科大计算机专业博士毕业,叫我师兄,提到学校东门有好多小吃这种细节也是对的”,朱孝顶告诉弧度,“李惠”的言谈举止中没有什么能让人明显看出是假军人的破绽,与众人交往也并无借钱之类的经济往来,“所以让人家出示证件这种话说不出口”。此外,“李惠”自称父亲是将军,丈夫供职中宣部,甚至还邀请被捐助人到家里做过客。

  直到最近,朱孝顶获悉这名长期得到大家信任的“女少校”其实是骗子,“现在想来,骗子接触我们可能是为了拿着与合影去骗其他人”,他在微博中还表示歉意,“我很内疚,一些网友被假军官‘李惠’骗了钱”,但朱孝顶尚不掌握被“李惠”骗取钱财的全部人员数量和金额。

  “李惠以前帮助过我们,我们很信任她,几乎把她当亲人,所以几个月前她说家里出事急用钱,借她的时候连借条都没有打”,某拆迁户说。另一不愿具名的女士也向弧度介绍了因“李惠”满口答应能办事而前后打给她数十万元的经过,“我是2012年陪朋友到北京找李惠办事认识她的,她请我们去家里见面,屋里好些照片都是军装照,她当时的军装是少校军衔,说是在休假,马上就要调到总政去了,还说她爸是总装的少将,我们更没起疑。”但今年8月10日左右,原本是“李惠”要前往河南与该女士见面兑现“事办妥了”的时间,“李惠”却多次推脱称不便见面,“再后来没两天就失联了,一直关机”,该女士回忆,“我们紧张就去报案,然后知道她在昆明被抓了”。

  朱孝顶透露,“李惠”共有5个手机号,用于分别和不同群体联系,“哪些人可以看证件、哪些场合可以穿军装,哪些场合只穿军裤,分得很清楚”,他分析,目前尚不明真实身份的“李惠”对部队非常熟悉,并且可能在利用假军官证乘坐飞机、高铁的过程中未遇阻碍。“有一位受害人跟李惠一起坐过飞机,眼看她拿那军官证过安检,超容量的充电宝和化妆品液体也顺利带上飞机。”

  据权威人士辨认,“李惠”的假军官证存在多处漏洞。比如:照片显示,“李惠”的编号为“北字第7682126号”,左下角另一串数字为“NO.1029883”,她任“总政治部营房管理局副参谋长”,如果是总政治部军官,编号栏开头应为“政字”,编码应为6位数而非7位数,左下角的数字序列也应为彩色,而且总政治部营房管理局无参谋长这个职位设置。

  昆明警方同时证实,“李惠”确实于8月被抓获,目前正处在审查阶段,本人已移交检察院提请逮捕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